<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
              您的位置:四川統一戰線 > 統戰史話 > 正文
              毛澤東與黃炎培
              分享到: 更多

              1945年7月1日,毛澤東等到延安機場迎接來訪的六名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前排右起:毛澤東、黃炎培、褚輔成、章伯鈞、冷遹 、傅斯年、左舜生、朱德、周恩來、王若飛

              應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的邀請,為推動國共團結商談,黃炎培和冷通、褚輔成、章伯鈞、左舜生、傅斯年等6位國民參政員,由重慶飛赴延安訪問。中共中央領導人隆重地接待了他們,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30多人親臨機場歡迎,大家一一握手致意。當毛澤東和黃炎培握手時,毛澤東說:“我們20多年不見了!”黃炎培愕然,說我們這是第一次見面呀!毛澤東笑著說:“1920年5月某日在上海,江蘇省教育會歡迎杜威博士,你在演講中說到中國100個中學畢業生,升學的只有多少,失業的倒有多少。在那一大群聽眾之中就有一個毛澤東”。黃炎培聽后,稱贊毛澤東記性真好。黃炎培和毛澤東就是這樣戲劇性地開始交往的。

              到延安之后的第二天下午,黃炎培一行六人應約到楊家嶺訪問毛澤東主席。

              楊家嶺是中共中央機關所在地,離延水河稍遠,風景很好。高高矮矮的山坡上有一排排窯洞,毛澤東等中共中央領導人就在這些窯洞里居住。住所的當中有一座規模較宏偉的大會堂,依山面陽。黃炎培一行從大會堂的右邊走上山坡,繞到后面,來到毛主席接待客人的會客室。這個會客室呈正方形,光線充足,中間擺放著一張長桌,四周擺放著各式椅子約可座20來人。會客室的四壁還掛著幾幅畫,其中有一幅畫是沈鈞儒次子沈叔羊畫的,畫著一把酒壺,上寫:“茅臺”二字,壺旁有幾只杯子。畫上的一首七絕就是黃炎培所題:喧傳有客過茅臺,釀酒池中洗腳來。是假是真我不管,天寒且飲兩三杯。

              面對這幅熟悉的畫,黃炎培就侃侃而談起來。黃炎培說這幅畫是1943年在國民黨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中,叔羊為他父親“畫以娛之”。在請他題詞時,他忽然想起謠傳,長征中共產黨人在茅臺酒池里洗腳。針對這個謠傳,他題了這首七絕以諷喻??墒撬趺匆矝]有想到,這幅畫竟掛在中共領袖的客廳了!當黃炎培在此時此地看到這幅畫時,一股知遇之心的暖流流遍了他的全身。

              在延安期間的7月4日下午,毛澤東又專門邀請黃炎培和冷通到他家里做客,與他們推心置腹地長談了一個下午。毛澤東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了幾天有什么感想?黃炎培坦率地說:“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繼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并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于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驅使,強求發展,到干部人才漸漸竭蹶,艱于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傊?,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聽了黃炎培一席肺腑之言,毛澤東高興地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黃炎培說:“這話是對的,只有把大政方針決之于公眾,個人功業欲才不會發生,只有把每個地方的事,公之于每個地方的人,才能使得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來打破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7月5日,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中共中央領導人到機場為黃炎培等人送行,大家依依握別。在延安短短5天的訪問,大大澄清了黃炎培的許多模糊思想,打開了他的眼界,鼓舞了他追求真理的勇氣,使他看到了中國光明燦爛的前景,成為他一生中一個重大的轉折點。

              1949年2月,黃炎培在中共地下黨的幫助下,逃脫了國民黨特務的嚴密監視,潛離上海經香港轉赴解放區,于當年3月25日平安到達已經解放的北平,從此展開了他生命史上新的一頁。

              黃炎培到達北平的當天下午,就和沈鈞儒等民主人士一起赴西苑機場迎接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共中央領導人進入北平。當天晚上,毛澤東就設宴與沈鈞儒、黃炎培等20多位民主人士會面歡敘。第二天晚上,毛澤東又在百忙中設宴單獨邀請黃炎培暢敘別情,他們縱談時局,直至午夜。

              隨后,毛澤東還幾次邀集黃炎培等民主建國會的領導人,商談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籌備工作、民建會的前途和革命分工問題,希望黃炎培多在民族工商業者中做工作,為解放上海出力。黃炎培隨即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通過廣播向上海人民致意,要求上海人民行動起來,迎接上海解放。

              就在當時,美國國務院發表了關于中國革命的“白皮書”。黃炎培立即撰寫了批駁的文章在《人民日報》和《展望》周刊上發表,并以民主建國會的名義發表聲明,予以駁斥。聲明發表的當天,毛澤東就親筆寫信給黃炎培說:“聲明寫得極好,這對于民族資產階級的教育作用當是極大的。民建的這一類文件(生動的積極的有原則的有前途的有希望的),當使民建建立自己的主動性,而這種主動性是一個政黨必不可少的。”黃炎培懷著深深的知遇之情,立刻給毛澤東寫了回信,表達了他感激和興奮的心情,“希望主席時時指教”。

              毛澤東接到黃炎培的復信后,隔天又第二次致書黃炎培,信中說:“八月二十四日大示敬悉,很高興。民建此次聲明,不但是對白皮書的,而且說清了民族資產階級所以存在發展的道理,即建立了理論,因此建立了民建的主動性,極有利于今后的合作。民建辦事采用民主方式亦是很好的,很必要的。此種方式,看似緩慢,實則迅速,大家思想弄通了,一致了,以后的事情就好辦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黃炎培擔任政務院副總理兼輕工業部部長。毛澤東十分重視黃炎培的誠摯諍言,對他的一些錯誤觀點,也能及時、耐心地予以幫助。在土地改革運動中,黃炎培經常收到一些工商界人士的告狀信,他懷著不安的心情向黨中央、毛澤東轉達了這些信件。毛澤東并沒有簡單地對黃炎培加以批評和指責,而是誠懇地以各種方式用事實啟發他的覺悟,幫助他認清局勢。毛澤東多次親筆寫信給黃炎培,把各地的土改材料送給他參閱,還介紹蘇南區黨委書記陳丕顯與他見面懇談。當黃炎培初步了解了基層情況之后,主動要求下鄉考察。毛澤東對他的愿望十分重視和支持,特地寫信給中共華東局第一書記饒漱石和蘇南區黨委書記陳丕顯,囑咐他們說:“黃炎培先生收到許多地主向他告狀的信,我將華東局去年12月所發關于糾正肅反工作中缺點的指示及1月4日關于糾正土改工作中缺點的指示送給他看,他比較懂得了一些。黃先生準備于本月內赴蘇南各地巡視,我已囑他和你們接洽,到時望將全面情況和他詳談。”黃炎培臨行前,毛澤東又邀請他面談,告訴他:“蘇南已土改地區,可擇好者、壞者各看一二考察之。”對毛澤東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幫助,黃炎培十分感動,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黃炎培很愛好書法,愛好寫詩,常常將他的墨跡、詩作送請毛澤東賜教。大概是情趣相同吧,交往過程中,毛澤東得知黃炎培珍藏一本王羲之的真跡,雙方約定,借期一個月。

              一個月后借期已到,毛澤東自己將王羲之那本真跡用木板小心翼翼夾好,對值班室的同志說:“送還吧,今天必須送到。”“講好一個月就是一個月,朋友交往要重信義。”

              按照毛澤東的要求,工作人員將王羲之真跡如期送還給黃炎培。黃老收到真跡后,還很不好意思地說:“主席愛看,就讓他多看幾天嘛。”送還字帖的同志說道:“主席說,好借好還,再借不難。”雙方都笑了。

              從1949年開始,到1960年底,這11年時間里,毛澤東與黃炎培幾乎年年都有書信來往。黃炎培雖然年長毛澤東15歲,但他書信和詩作的開頭或結尾都寫:“毛主席”、“敬獻毛主席”、“敬呈毛主席”、“毛主席賜教”等,毛澤東給黃炎培的信中開頭也總是:“任之先生”、“黃任老”。

              黃炎培呈獻給毛澤東的詩,都是用毛筆書寫的,大都是楷書和行書,是詩作,也是黃老的書作。黃老的行書流暢自如,自成風格;楷書功力深厚,筆力遒勁,端莊剛健,尤為擅長。對黃老的書法,毛澤東很愛看。黃炎培的墨跡詩稿大都是50年代送給毛澤東的,毛澤東辭世時,毛澤東的書房里還放有黃炎培敬獻的詩稿墨跡冊頁。

              黃炎培經常給毛澤東送詩稿墨跡,毛澤東收到之后除及時復信外,也常有回贈。1956年12月4日,毛澤東在《致黃炎培》的信全文寫完之后,特意又加寫了這樣一句話:“去年和今年各填了一首詞,彔陳審正,以答先生歷次贈詩的雅意。”毛澤東在信中說的“去年”應為前年,即1954年。這一年他填的一首詞是《浪淘沙·北戴河》。毛澤東在信中說的“今年”即1956年填的一首詞《水調歌頭·長江》,在1957年《詩刊》一月號公開發表時題目改為《水調歌頭·游泳》。

              毛澤東這兩首詞,都是1957年《詩刊》一月號公開發表的。黃炎培在得到毛澤東這兩首詞的墨跡之后,極為珍視,時以展示同好。后來榮寶齋將這兩首詞的墨跡制成拓片(游泳詞的標題為“長江”),從此廣泛流傳。黃炎培讀了毛澤東抄贈的兩首詞后,還對游泳一詞提出了修改意見。

              上一條:毛澤東與張瀾
              下一條:
              黄片1区2区一10区|2008天天干天天操|欧美午夜精品三级|欧美成一级a不卡片

                  <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