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
              您的位置:四川統一戰線 > 同心人物 > 正文

              策劃 采訪 編審|九三學社成都市委員會

              執筆人|羅鴻

              近日,九三學社成都市委社員程偉教授榮獲2022年度“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喜報傳來,社員們都異常激動,紛紛點贊并發送祝福。即使隔著手機屏幕,大家也都感受到這喜訊帶來的巨大歡樂,并為之深受鼓舞。

              科研工作者們都知道,“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有非常嚴格的評審制度,也享有很高的聲譽,普遍認為“杰青”的含金量僅次于院士,都稱“杰青”為“院士搖籃”。

              面對各種鮮花和點贊,程偉教授異常謙遜,連續說了很多“感謝”,卻絲毫沒提及自己的努力。一番話說完,社友們的鮮花和點贊再次刷屏。大家不禁要問:這位陽光帥氣的年輕科學家,來自何方?為什么能獲得這樣高的成就?他的研究方向與我們的生活有怎樣的關聯?

              “一路上都有很多人幫我”

              程偉教授1978年冬出生于歷史文化名城安徽阜陽,這里風景秀麗,人杰地靈,歷代涌現了許許多多的英雄豪杰和文化名人。當地人也因此很重視教育,常常把曾國藩的一句名言掛在嘴上:“三代不讀書,勝似一窩豬”。人們很敬重老師,很希望自家孩子成績優秀。程偉家更是如此,祖上曾是當地的望族,祖父那一代人都念過私塾。由于歷史原因,程偉的父親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先到新疆支援邊區建設,后來回家鄉協助興辦小學,并親自任教,他把“大學夢”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程偉記憶最深刻的是每年冬閑時,村里人都聚在家里,圍著火盆,聽父親給大家講故事,《三國演義》《隋唐演義》《薛家將》《楊家將》……程偉和大家一樣聽得津津有味;每到春種季節鄰人也來到家里詢問麥田化肥怎樣用、春棉如何播種等事宜;父親在家里養長毛兔,還給程偉講科學養殖的知識。當很多同齡孩子還在學拼音認漢字的時候,科學的種子已經在程偉的心中萌芽了。

              大家庭的學習氛圍也好,程偉的舅舅畢業于揚州大學,表哥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表哥表姐們都努力拼搏,唯恐落后。每當春節團聚,程偉聽他們談論大學生活,總是很向往。雖然年紀尚小,但對知識的渴求卻越來越強。良好的環境對他的成長影響很大。

              程偉說:“從小學至今,一路上都有很多人幫我,每個求學階段都有老師對我厚愛有加。”

              小學三年級時,新來的李付海校長每天上下班都會路過程偉家。李校長很喜歡聰明伶俐的小程偉,每天一早騎著自行車經過時就把他帶上,一路上還要給他講一些求學上進的故事。一次,李校長看到程偉淘氣,就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把他叫到辦公室講了很多道理,最后語重心長地說:“將來你們家就靠你光宗耀祖,你可要好好念書啊。”那一刻,小小年紀的程偉忽然被“光宗耀祖”一詞深深觸動,想起父母期望的眼神,想起自己那么羨慕大學生,忽然對自己虛度光陰感到后悔莫及。

              那以后,他開始認真學習,從小學到中學一直成績優異。然而,生活并非一帆風順。程偉喜歡打籃球,高二時的一次籃球比賽中,腰摔傷了,嚴重影響了學習和生活,但程偉咬牙扛著沒有請假休息,至今腰傷還一直困擾著他。教體育的胡恩海老師很疼惜這個堅強的孩子,為了讓他盡快康復,每天堅持給他按摩。程偉十分感動。

              大學校園離中學不遠,程偉周末還常去胡老師家玩。有一段時間,他一想起父母的辛勞,總是感到不安,就想輟學去掙錢養家。胡老師及時開導他,要他樹立宏遠的目標,并為之努力奮斗。師母也很疼愛程偉,一到周末就換著花樣給他做好吃的。程偉在他們的關愛下,終于走出心靈的困惑,眼界也變得更開闊了。

              時光飛馳,二十年、三十年光陰轉瞬即逝,而程偉早已成為母校莘莘學子們的榜樣,老師們提起他總是贊不絕口。每逢回到家鄉,他總會去看望老師們。他風華正茂,而老師們已年過古稀。他深深地銘記著他們的恩情,從小就盼著像他們那樣傳道受業解惑。如今,他實現了夢想,成為科學家,成為大學教授,他把功勞歸于厚愛他的老師們。未來,他也要像老師們那樣誨人不倦,用言傳身教的方式影響學生的一生。

              程偉(左四)和他的學生合影

              “國家培養你二十多年了,出去了一定要回來”

              從小在農村長大的程偉,記事起就看到過親人、鄰居、朋友因負擔不起醫藥費或者根本就是無藥可醫而離開人世,他常為此感到無力和悲傷。尤其是聽媽媽說外公因結核病36歲就去世,又眼睜睜地看著年僅55歲的伯父因敗血癥去世,程偉陷入長久的悲痛里。那時候,很多藥品是從國外進口的,很貴,而且最終也沒能挽救親人們的生命。程偉想:我國能不能研發出比進口藥更好的藥品呢,而且要普通老百姓也用得起?

              大學畢業后,他毅然選擇了繼續深造。2002年,學師范教育專業的他考上了海南大學碩士研究生,師從病毒學泰斗裘維蕃先生的弟子劉志昕教授,研究對蝦白斑病毒。劉教授認為當時實驗條件差,鼓勵、推薦程偉到更好的平臺學習。“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相信通過你的努力一定會有更廣闊的天地”這句話改變了程偉的生命軌跡!幾年后程偉又憑著努力考上北京師范大學和北京生命研究所聯合培養的博士,師從國際植物抗病領域著名科學家柴繼杰教授。劉教授、柴教授寬廣的胸懷,淡泊的品質、純粹的科學家精神一直深深地影響著程偉。

              程偉與博士生導師柴繼杰合影

              2011年初,他來到美國圣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此前一年,程偉已經收到該校合作導師拋來橄欖枝,邀請盡快到美國工作。當時,程偉把這件事告訴父親,父親很嚴肅地說:“你去深造、學習一段時間可以,但是不要留在那邊。”此后,父親依然不放心,又給他打電話,語重心長地說:“國家培養你二十多年了,出去了一定要回來。”這句樸實無華的話語,一直鼓舞著程偉。

              程偉在美國校園

              程偉的愛人原本也可在美國繼續深造,但為了照顧家庭,毅然選擇了照顧孩子和家庭生活,并且岳母也飄洋過海在美待了兩年半,照顧他們一家,這些都促使程偉更加心無旁騖地埋頭做研究。在不到四年的博士后階段,程偉在國際期刊Science(《科學》)和Nat Commun(《自然通訊》)雜志上發表了兩篇高質量論文,首次報道了微生物代謝分子泛醌的關鍵生物合成機制和維生素K代謝調控機制,這些研究成果在本領域受到廣泛關注。

              程偉的愿望是:一是讓自己的科研理論突破能被歷史記錄:上書架;一是讓應用研究成果惠及普羅大眾:上藥架。他每每想起父親的告誡,胸中便涌起無限的牽掛。異國他鄉的一切和他有什么關系?他的家不在這里,他的根不在這里。

              程偉(二排左四)和科研團隊合影

              2014年9月,滿懷赤子之心的他,回到祖國溫暖的懷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生物治療國家重點實驗室為程偉提供了科研條件,國家、地方政府和學校對于海外歸國科研人員的優待政策讓他沒有后顧之憂,他繼續安心從事科研工作。自2015年獨立建立課題組以來,他圍繞病原菌致病與耐藥機理和干預策略研究,揭示了微生物代謝及生理調控機制,發現新型抗耐藥菌多肽及其合成、修飾機制、闡釋了噬菌體多肽調控細菌溶原-裂解的動態機制,并篩選了抗臨床多重耐藥菌的候選多肽藥物。標志性成果以通訊作者在《自然微生物》、《細胞研究》、《細胞報道》、《自然通訊》等期刊發表論文數十篇。尤其是2018年在《自然微生物》的成果發表后,收到華西醫院病人家屬來函來電,請求提供臨床抗多重耐藥菌的新治療策略;2022年,在《細胞研究》的成果發表后,也收到一些藥企的關注,并邀請合作開發潛在抗耐藥菌多肽藥物。這些溝通進一步增強了程偉對科學研究的信心,相信基礎研究不是很多人認為的僅是幾張紙,而是人類生命健康的保障。

              程偉渴望這些基礎研究能夠盡快幫助到被疾病折磨的患者。他說,感染性疾病仍然是全球公共衛生的重大威脅,他的工作,就是針對微生物致病機制和耐藥原因展開研究,從源頭上找到解決問題的鑰匙。

              新冠疫情爆發初期,程偉就向四川省政府建議盡快建立P3/4實驗室,并結合中醫藥對新冠病毒進行防治。同時,他積極響應國家、當地政府和單位號召,參與新冠疫情防疫。作為省突發應急防控科研項目指南專家組成員,為省立項應急公關項目寫指南、推薦領域優秀專家。同時自己進行新冠病毒致病機制和藥物篩選基礎研究工作,并申請到國家自然基金委項目。至今,這個項目仍在進行中,針對新冠等系列呼吸道病毒,程偉和他的團隊正在建立抗病毒藥物篩選體系平臺,為正在發生和未來突發流行性傳染性疾病做準備。

              程偉憑著滿腔赤子情懷,回到祖國的懷抱;又憑著堅韌的毅力和突出的成績,獲得了“國家杰出青年基金”。但他從未滿足過自己的成就,對未來的科研也早有計劃:希望能建起全省的臨床耐藥菌庫,和相應的耐藥菌噬菌體庫,以應對現在和未來微生物耐藥的問題;還將繼續從應用基礎研究著手,揭示感染、耐藥新分子機制,發現新靶點和新型抗耐藥菌藥物。“生物醫學研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要十幾年、幾十年乃至一代人堅持不懈地研究,最終一定會造福全社會。大家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終將成事!”程偉說。

              “向程開甲、鄧稼先等九三學社先賢學習”

              程偉上中學時,就非常仰慕九三學社的科學家。那時候,他看到電視上播放程開甲、鄧稼先等九三先賢的紀錄片,心中總是涌起無限的敬意。

              尤其是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程偉先后聆聽過韓啟德院士、武維華院士的講課,被他們的人格魅力深深折服。他十分敬佩他們,一直把兩位院士當做自己人生的楷模。程偉說:“我深深知道,不一定能達到他們的高度,就如《詩經》所言: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九三學社前輩的言行風度讓程偉的人生目標越發明確。九三學社“愛國、民主、科學”的宗旨也一直深深地影響和指引著他。他的成就越高,內心就更謙遜。他總說,自己就像一粒塵土,時時在仰望宛如一座座高山的前輩先賢。他甚至從不認為自己是“科學家”,而更愿意把自己定位為professional(專業的)科研工作者。

              來到九三學社的大家庭后,他看到九三學社為國家統一、經濟發展、民族團結等做出的貢獻,感到無限自豪。他總是鼓勵自己:要像程開甲、鄧稼先等老一輩九三先賢學習,多做實事,少空談。

              程偉認為:要成為一個優秀的科研人員,就要專注于自己的工作,要踏踏實實做事,不要先考慮可能會得到什么回報。尤其是作為某個研究領域的帶頭人時,更要給年輕人做好表率。要練好“內功”,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當“內功”練到足夠好的時候,可以去練習“外功”,“外功”即某些演講、展示等,但“外功”不能大于“內功”,否則,就是舍本逐末。

              程偉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這位堅定回歸祖國的青年才俊,一心只為國家和人民解憂除困;但他又那么樸實,那么虛懷若谷,宛如古代的謙謙君子,有仁者的風范。

              《孟子》有言:“赤子之心,至誠之道,知行合一,彼岸之橋。”大意是:只有具備一顆赤誠之心、言行一致,才能達到理想的彼岸。——這大概說的就是像程偉教授一樣的人吧。

              參加中組部組織的國家優秀青年到延安學習(程偉:一排左二)

              黄片1区2区一10区|2008天天干天天操|欧美午夜精品三级|欧美成一级a不卡片

                  <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