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
              您的位置:四川統一戰線 > 同心人物 > 正文

              “真正的價值不一定在人生的舞臺上,但一定在我們所扮演的角色中。”這是馬平格外喜愛的席勒語錄。

              建筑業是關乎城鄉建設和民生福祉的基礎性行業,也是一個“男人味”頗重的行業。80后女盟員馬平,卻已擔任成都市建筑業協會秘書長數年。從機械轟鳴的建筑工地,到傳道授業的課堂,從雄關重重的抗疫一線,到山路崎嶇的扶貧前線,馬平略顯瘦弱的身影,一直在各個現場穿梭奔忙。這位“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建筑專家,其“人生舞臺”遠離多數人習以為常的舒適;而她樂于其中的“角色”,就是“專業與事務兩手抓的花木蘭”。

              花木蘭精神,永遠不會過時。

              當“雙碳”國家戰略對建筑業提出歷史性命題,當社會發展對民主黨派參政議政提出更高要求,這個時代便需要越來越多的“馬平”深耕專業領域,擔當社會責任,為國計民生奉獻出更澎湃的推力。

              越是深入一線,安全生產才越靠譜

              “千萬不要被馬秘書長的高顏值給‘騙’咯!”在成都建筑業圈子里,不時會有企業老總開玩笑說,馬平看似柔美的身體里,一定住著個鐵血戰士。

              乍一看,她是一位典型的都市白領麗人,個子不算高,知性且親和??勺屑氁豢?,全身上下的英氣干練,還有眼里那隱隱發光的星辰,到底露出了她“業界花木蘭”的底牌——驕陽和沙礫與馬平相伴多年,賦予了她別樣的堅韌和果毅。

               

              自2004年正式邁入建筑業以來,“我在工地現場”就成了馬平接電話時的口頭禪。近20年光陰白駒過隙,馬平的足跡早已遍布大成都范圍的各處工地。碩大的安全帽戴在她頭上,免不了大上一兩號,然而在熟悉她的圈內人看來,這不單早就沒有了違和感,而且還有一種另類的美感,“遠遠看去,像是一枚移動的勛章。”

              馬平從不操心安全帽是否“合頭”,或者,淋漓的汗水是否打花了妝容。

              “跟項目經理談安全生產,跟施工人員一起吃盒飯,我心里才會更踏實。”馬平說,安全是建筑業的生命線,協會人員深入現場,除了在專業上作一定指導,更重要的是把“安全大于一切”的理念真正植根于每個建筑人心中。“我們的腳步走得越遠,安全生產的籬笆就扎得越緊。這看起來是‘笨功夫’,不過,守住安全紅線沒有捷徑可走,我們會一直‘笨’下去。”

              為了讓施工單位把“笨功夫”做得更扎實,馬平還親手策劃、組織了“成都市建筑業安全講師大賽”。講臺上,講師們口若懸河的風采,一再激起業界對“安全生產”的關注;講臺下,常態化的安全生產培訓,不斷增加了施工現場“零事故”的可能性。

              這與馬平策劃的另一項比賽——“成都市建筑業技能大賽”一樣,只是她創造性開展工作的一部分,卻也令成都建筑人對安全多了幾分執念,對工匠精神多了幾分敬畏。

              管理者與工程師的20年進化

              聰明人下笨功夫,這是曾國藩所言的人間正道。實際上,馬平的建筑業生涯,也正是一部藏巧于拙、步步為營的精進史。

              馬平本科畢業于四川大學,先后在成都市雙流區教育建筑工程公司、成都市雙流區建設局任職。2015年加入成都市建筑業協會,先后成為部門負責人和協會秘書長。從建筑企業到業務行政部門,再到行業協會,不同階段不同身份,令馬平對宏觀經濟大勢、行業發展概況、企業實際訴求等方方面面,都有了深度認知和個人洞見。在為建筑企業服務時,自然而然“站得更高,想得更多,做得更細”。企業管理者們提起這位年輕女干部,除了“專業過硬”“勤勉務實”“敢于擔當”之類的評價,還一再強調說,“她兼具細膩心思與理性思維,是一位給力的‘問題終結者’。”

              2015年,馬平被成都市建筑業協會評為先進個人;2020年,被聘為四川省雙流建設職業技術學校建筑工程施工專業專家指導委員會委員;2019-2021年,馬平連續三年被四川省建筑業協會評為優秀協會工作者;2021年,被聘為成都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經濟體制改革智庫”成員。

              一手抓牢協會工作,一手握緊理論學習。2017年,馬平就讀清華大學EMBA總裁班;同年,馬平拿下“市政高級工程師”職稱;2022年,又取得了人力資源管理師中級職稱。

              身為管理者和工程師,如何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高效發揮協會職能,搭好政企間的溝通橋梁,讓建筑企業得到更好的服務?馬平一直在主動思考,積極探索。

              從困頓中抬頭擁抱“雙碳”那片海

              近一兩年來,建筑業的上游產業房地產行情動蕩,加之新冠疫情帶來利空,曾經“日子過得紅火”的諸多建筑企業,一時陷入了流動性危機。

              成都市建筑業協會應時啟動了“春風行動”。馬平多次拜訪成都市住建部門,匯報企業情況,吁請優惠政策;走訪建筑企業的頻次也越來越高,力求讓各類建筑企業吃下定心丸:但凡企業有紓困解難的訴求,行業協會都將及時向住建部門反饋;而圍繞住建部門的指導意見和幫扶措施,行業協會也將協助企業“吃透政策,用夠政策”。不管是央企、國企,還是民營企業,無一不感受到“你永遠不會獨行”的溫暖。

              紓一時之困,尚不足以令企業行穩致遠。為建筑企業尋求一片足夠廣袤的市場藍海,是馬平這些年潛心研究的一大核心課題。

              2020年9月,我國正式提出2030年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雙碳”目標。在馬平看來,這樣的頂層設計,既是國家對建筑業提出的“產業升級”的總體要求,又是建筑業進入新一輪高質量發展的歷史機遇。

              “雙碳目標 ,必然會激發建筑業的巨大需求。只要利用好‘科技’這一大利器,進入節能建筑的市場藍海,建筑企業就能找到足夠廣闊的生存空間,甚至邁上一個能級的新臺階。”馬平表示。

              在《建筑時報》2022年6月16日刊出的《以“綠色建造”踐行“雙碳”理念》一文中,馬平就指出,“綠色建造是面向當前和未來的需求,對環境、社會與經濟采取平衡的技術方式,是建筑行業可持續努力的一種思考方式,推動綠色建造是推動建筑行業提質增效和產業升級的一種戰略發展方式,對‘雙碳’目標實現具有積極意義。”

              協助建筑企業打好“科技賦能”這張牌,由此踏上“節能減排”的新征程,自然成為了馬平新的工作內容。如果說,為政企間搭建橋梁是行業協會秘書長的“本分”,那么深研行業資訊和專業技術,便是馬平主動打破邊界的積極探索。畢竟,面對“雙碳”國家戰略的星辰大海,站在企業身邊的馬平,并不滿足于做一個見證者、親歷者,還搏動著一顆參與者的赤子心。

              民盟人在鄉村種下個“彩虹夢”

              永遠不要低估民盟人的家國情懷和熱血擔當。

              擅長“搭橋”的馬平,也在鄉村振興領域搭建了一座座“彩虹橋”。

              自2019年以來,馬平多次帶領建筑企業前往米易縣、金陽縣、雷波縣等川西縣,為基礎設施落后的部分鄉鎮,義務修建了不少優質建筑,明顯改善了當地的基建面貌。一些建筑企業在當地建設施工,為當地勞動力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而在馬平拉來贊助資金后,數百位成績優良的貧困學子走出大山,實現了之前不敢想的大學夢。

              這是一位“總是在路上”的民盟人。去往金陽縣的鄉村,平常就需要8小時左右車程,大半時間更是在山路上顛簸。有一次,馬平一行在去程遭遇了泥石流,堵車堵了好幾個鐘頭,還不得不步行半個多小時才抵達目的地。不過,隨后的幫扶行動進展得相當順利,馬平回憶起這段差點磨破鞋底的經歷,只有三個字:太值得!

              “在脫貧攻堅取得了勝利之后,鄉村振興就成為了我國最重要的國家戰略之一。作為民盟人,我會竭盡全力,為對口的鄉村搭建‘彩虹橋’”,馬平的笑容溫婉,語氣卻鏗鏘十足,“彩虹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希望,意味著信心。希望和信心,比黃金還要更寶貴!”

              雙重搭橋人,在協會工作中有多么實干,在社會事務中就得有多大擔當。這早已成為馬平時刻提醒自己的“角色使命”。在她一本本泛黃的日記里,密密麻麻記錄著工作要點、技術參數、建筑人或鄉親的心聲,永不磨滅的筆跡背后,是一名80后杰出管理者、工程師的青春芳華。

              這位不吝在建筑工地里、崎嶇山路上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建筑業花木蘭”,正團結著身邊的建筑人和民盟人,終將把一腔愛國的熱血,化作“我為大國崛起添磚瓦”的凌云之志。

              黄片1区2区一10区|2008天天干天天操|欧美午夜精品三级|欧美成一级a不卡片

                  <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