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jxrjp"><thead id="jxrjp"></thead></nobr>

          <b id="jxrjp"></b>

          <menuitem id="jxrjp"></menuitem>
              您的位置:四川統一戰線 > 統戰人物周刊 > 正文

              一襲白衣,一雙纖手,一顆熱心,一張笑臉,這便是人們對“白衣天使”的第一印象??僧斆窠ǔ啥既A西支部會員、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新冠肺炎治療中心69護理單元護士長薛秒摘下口罩后,那一張“爛臉”深深刺痛了記者的心。“因為長時間戴著口罩,兩側臉頰和鼻子的皮膚都磨破了。”薛秒靦腆地說。

              “這張‘口罩臉’記錄著薛秒在抗疫一線43個日日夜夜的點點滴滴。”華西醫院新冠肺炎治療中心總護士長袁麗說。

              臨危受命

              “馬上趕到醫院會議室,有重要任務。”2020年除夕夜7點過,正和家人吃年夜飯的薛秒接到了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梁宗安的電話。從主任急切的語氣中她“嗅”到了危險的氣息。薛秒吩咐丈夫把到昆明旅游的機票退了,匆匆扒了兩口飯,奪門而出。

              薛秒風風火火趕到醫院時,會議室已是燈火通明,座無虛席。“一場波及全國的新冠肺炎迅速蔓延,來勢兇猛,接到上級領導指示,將緊急征用結核病房收治新冠疑似患者,原結核住院患者轉至疼痛病房繼續治療,薛秒同志擔任新冠肺炎治療中心69護理單元護士長。”領導的講話如雷貫耳,薛秒半天回不過神。“我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在這之前我是結核病房護士長,倒不是擔心現在這個崗位的風險,而是對自己能否完成好這么艱巨的任務沒有信心。”薛秒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轉移病人、改造病房、籌備物資是薛秒走馬上任后首先面臨的“三大任務”。薛秒立即帶領團隊成員,僅用一天時間就完成了科內原有22名結核患者的轉移,并選派2名護理骨干對接收科室進行專業護理指導。由于隔離區的標準高、要求嚴,她嚴格按照呼吸道傳染病患者收治要求,對病區進行了全面升級改造,對病房“三區兩通道”進行了嚴格劃分,確保不留任何交叉感染的機會。同時,薛秒對藥品、防護用品、消殺用品等防控物資底數進行了核實,梳理了增供清單,確保戰“疫”物資關鍵時刻拿得出、用得上。

              守望相助

              新冠病毒傳染性強,對所有醫護人員來說,進入病房承擔著極大的風險。為確保醫務人員“零感染”,薛秒親自對科內每一位醫生、護士和工人進行防護培訓,實行考核上崗。

              2月5日下午5時30分,病房收治第一名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全科成員紛紛挺身而出,踴躍報名“參戰”。薛秒考慮到大家以前沒接觸過此類患者,有一定的風險,便分外嚴肅地說:“大家都別爭了,我是護士長,又是黨派成員,我先上!”薛秒敢為人先的壯舉為全體醫護人員義無反顧投入戰“疫”吹響了“沖鋒”的號角。

              剛滿一歲的曲比小英是四川涼山州一位彝族孩子,由于母親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小曲比作為密切接觸者入院接受14天的隔離觀察。小曲比看著一群穿著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口罩的“怪物”阿姨成天圍著自己團團轉,又哭又鬧,不肯進食。醫護人員嘗試了很多種辦法都無濟于事。后來,薛秒從孩子母親口中得知,小曲比除了母乳最喜愛吃家鄉的蕎麥粉。于是大家分工合作,有的去請教營養專家,有的去超市購買蕎麥粉。薛秒按照科學比例精心調配后,小心翼翼地把奶瓶遞到孩子的嘴邊,哪知孩子一口吸住奶嘴不松口,一陣狼吞虎咽將蕎麥汁吸了個精光。薛秒開心的就像一個小孩,與同事們擊掌慶祝。

              由于媽媽不在身邊,小曲比的衣食住行就成了薛秒和同事們最牽掛的事,大家都主動當起了 “臨時媽媽”:喂奶、拍嗝、換尿不濕,一樣不拉。漸漸的,小曲比看到“全副武裝”的阿姨們不再有驚恐和抗拒,有時還眨巴著眼睛,盯著“怪物”阿姨們直樂呵。

              因為家屬不能陪護,所以照顧患者日常起居生活是薛秒和同事們每天的主要工作。“護士,我的核酸檢測結果出來沒有”“護士,幫我看看體溫表,我感覺自己在發燒”“護士,我被隔離了家人怎么辦?工作怎么辦?”......面對患者的迷茫、恐懼、焦慮和不安,薛秒和同事們一次次用溫柔的語言、堅定的目光傳遞著最安心的守候。

              “從除夕夜到清明節的40多天里,我所在的病房共完成174名新冠肺炎病人和疑似患者的篩查、救治工作,有60多人治愈出院,部分轉入其他科室。”薛秒說,把困難和危險留給自己,把方便和安全留給患者,這是一名醫護人員的義務和責任。

              舍家為業

              “一天十幾個小時連續工作、四個小時不吃不喝、家近在咫尺卻不能回,苦嗎?”“職責所在!”薛秒的回答坦然、簡單。

              按照醫院規定,新冠肺炎治療中心工作人員下班后只能到指定酒店隔離休息,不能回家。“每天只能通過視頻與媽媽見面,我每次看到她傷痕累累的臉總忍不住掉淚,我曾經多么希望媽媽不是一名護士,而只是一個普通人。”薛秒10歲的女兒王奕樂說,“后來我慢慢懂得,媽媽是天使,是勇士!是美麗和勇敢的化身!”

              “家是我的‘軟肋’,也是我的‘鎧甲’。”薛秒說,哪有母親不愿意多陪伴自己的孩子,既然沒有陪伴的條件,那自己就以行動來教育女兒勇敢去面對,選擇做對自己、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每次和女兒視頻時,我都會用通俗易懂的語言、事例給女兒講解小家與大家,小愛與大愛的關系。”

              “媽媽,我連夜給你做了一張幸運守護卡,里面寫滿了我對你的思念和祝福,希望它能保護你,給你勇氣、力量和好運。祝福所有最美麗的逆行人平安回家。長大后我也要做一個像媽媽一樣的人......”薛秒發現,自己的行為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孩子。

              (陳德軍 楊舒程)

              黄片1区2区一10区|2008天天干天天操|欧美午夜精品三级|欧美成一级a不卡片